围脖 http://weibo.com/2132456012/profile?rightmod=1&wvr=5&mod=personinfo

【安雷/abo】誓言3

都不知道:

*alpha安 x 倒霉变o的alpha雷  (前文 1-2


*原作设定大规模魔改,所有人都能使用元力,ooc请谅解


*前两章我写战斗写的太自high了,其实是个洒狗血的故事,捂脸





安迷修是被高压水枪喷醒的,身上衬衫和破抹布一样,不舍地贴在他的皮肤上,腿下也凉,裤子湿透了。他的手被绑在背后,不是一般的束缚工具,在抑制他的元力。困倦还在继续,上一次透支元力是几年前,睡了三周才回复过来。



水珠一直从发前往下滚,模糊了视线。...

【柱斑】鬼切之局04

环形废墟:

  04


  月亮隐入云头,庆典的人潮散去,秋日的寂静扫走最后的欢声笑语。


  回旅舍后,柱间又沐浴了一次,反复用皂水将手搓洗。斑则倚坐在窗边,保养着手里剑,听着屋里潺潺的水声。


  他擦拭着手里剑, 刃口反射着灯光,倒映出他平静无波的眼睛。


  他的父亲常说,忍者只能信任自己。


  大部分时候,斑认同这句话,他的目光扫向浴室的竹门,似乎能穿透那道隔障,澹澹灼灼。


  可某些时候,忍者连自己都不能信任。


  他的目光又转为幽暗。



  从义长那里,他们打探到鬼切封印的真相,不...

你说了算(存稿

坑啦!


这几天自啃腿肉惊觉竟然还有一章存稿没发,大家凑活凑活吃了这陈年老粮吧。


接人类的求偶行为背景


06.


闷油瓶,载着我,骑电动车。

我想象了一下画面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只得叫伙计推推推推回去,好在爹妈家并不很远,我和闷油瓶溜达着就过去了。

他打扮的很年轻,连帽衫牛仔裤,刘海长长的扎眼,那叫一个青春逼人,我叮嘱他:“就说30岁好了。”

他无声点头,眼睛亮亮的,看着我。


“我妈妈呢,人看着凶,”我搭着他的肩膀叮嘱他,“但是思想比较开明,我觉得她很喜欢你,我和她打电话说换成小张了,她连问都没问过是咋回事……”

闷油瓶:“……”

“我爸像我,”我也有点紧...

线上新葡京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威尼斯人平台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葡京场导航 线上新葡京导航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葡京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场网址 新葡京 线上新葡京网址 线上葡京平台 葡京国际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 线上葡京注册 澳门葡京网址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址 澳门葡京场官网 澳门葡京场注册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线上威尼斯人场 葡京导航 葡京场平台 威尼斯人场开户 葡京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国际 葡京官网 bet365网址平台 bet365足球 亚洲365bet bet365平台 bet365备用投注 亚洲365bet bet365投注投注 bet365官网 365bet网站 365体育网站 bet体育娱乐 365体育投注 bet体育网站 365bet亚洲 亚洲bet体育 bet体育官网 bet体育备用 bet体育网址 bet365网站平台 bet体育网站 365体育平台 bet365网站平台 365体育投注 亚洲365bet 体育开户 365bet官网 365bet备用 365bet平台 365bet 365体育 bet365娱乐平台 王刚 王刚 王刚 王刚

雪夜 (抽奖文,

qaq好久没写求包涵


大雪。

佐助一手撑着脑袋半躺着,两只脚都伸在廊外,雪花纷纷扬扬洒在他的信纸上,屋内温暖,融化了的雪水很快将他的墨迹洇开了一大片,只依稀还能辨认“很丑”等字样。

大名在他背后幽幽道:“注孤生啊。”

佐助:“……”


火之国大名第一次见到佐助前就知道他不好惹。

那时他才12岁,性格非常完蛋,无法无天,爹又死得早,他便整天在自己的领地里祸害来祸害去,没人管得了他。他的下属向他汇报护卫忍者变更时的态度颇不寻常,前半段还是老一套:“这次木叶村请来的忍者不太懂规矩……”


这是正常的。他们木叶村的人都是一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鸟样...

攒个人品,开个点文

最近急需充值人品……短篇吧,评论里用科学计算器随机数大法按评论顺序随机抽,瓶邪/黑苏/鸣佐鸣/带卡带,不写架空,其他随意,11月30号截止。

你丑我瞎——苦夏

客人推门进来的时候,苏万正在倒腾显微镜。

“老板治精神病去了。”他头也不抬道,“大活不接!”

那客人微微一愣,显然愕于无法分辨自己是大活还是小活;眼前的年轻人大夏天的在没空调的店里闷了一头汗,脖子里搭着条毛巾,嘴里含着冰棍,这时才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原本不耐烦的神色立刻变得新奇起来,转了语调道:“哟!您验光啊还是配镜啊?”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后院里就“砰”的一声闷响,声音不大,却很怪异,那客人被吓了一跳,苏万却笑嘻嘻地偏头看向后院,解释道:“嗨,太高兴了,您不知道,自打我高考完,我爸每天都日几……放几炮庆祝来着。”

客人:“……”

苏万:“来来来您坐,有什么需要的?”


瞎子...

【瓶邪/黑苏】你说了算 04

04.


黎簇从盗洞出来的时候,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急得像死了姘头。”


这小子平时很爱装逼,说话又非常中二,要不然我的伙计也不至于烦他烦到那个地步,现如今他拄着个铲子火烧火燎的从地下出来,刚露个头就破口大骂:“苏万你这个傻逼,杨好是被人绑了你看不出来吗?!!!”

那嗓门呦,讲真我平时看黎簇天天绷着个晚娘脸装成熟人也是烦烦哒,他一张嘴我就笑了,弄的闷油瓶直扭头看我,完全领会不了我的笑点。接下来苏万就对黎簇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撩菜,把黎簇激的就差提枪崩了他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念叨有没有你这样狗日的兄弟杨好都丢——你是在拍我吗?

苏万见式一把拎起摄像机就跑了,我用的是他电脑的摄像头,...

【瓶邪/黑苏】你说了算 03

03.


到了杭州就是我的地盘了,下了高铁就有人来接,这时候正是傍晚,火车站附近堵得不像话,我和闷油瓶抓紧着上了车后座,他轻巧的把包往前头副驾驶上一丢,居然就躺了下来,大大咧咧的枕在我腿上,推他也推不动,目光高深莫测的盯着车盖,手叉在卫衣口袋里,老神在在,一副雷劈不走的光棍样。


姑娘们在座的但凡有养过猫的,只怕都懂。平日里端的比谁都傲,喊不来摸不着,四只爪子收在肚子下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你蹦跶,只有在某个非常难得的瞬间,会扒着裤子爬上你的膝盖,四脚朝天露出毛茸茸的肚子讨便宜,然后你就知道它大约也是深爱着你的。


我就吃他这一套。


闷油瓶在我身边比在哪都横,我也惯着他,凡事小哥说...

网上赌博网站线上赌博网上线上网上赌博网上赌博游戏真人赌博网址赌博游戏真人赌博网赌博网站博彩现金赌博线上博彩真人线上赌博博彩公司网上赌博博彩公司澳门真人赌博真人赌博线上现金澳门博彩赌博网真人赌博线上现金赌博澳门博彩真人真人赌博线上赌博网址线上博彩评级博彩公司线上现金网上赌博现金博彩赌博网平台线上博彩网上赌博游戏
  • 四川雅江“2.16”森林火灾仍在扑救 无人员伤亡 2018-02-19
  • 快递小哥大年三十派件忙 一句“新年快乐”心即安 2018-02-19
  • “无人经济”春节“不打烊”走俏兰州 2018-02-19
  • 95后“跨界列车员”:每次下班感觉“身体被掏空” 2018-02-19
  • 女“运动汪”过春节:早上五点先跑15-20公里(图) 2018-02-19
  • 79岁母亲查岗警察儿子:好好工作,我就是来看看 2018-02-19
  • “汪星人”每天走十几公里查三千件行李 守护国门安全 2018-02-19
  • 南昌铁路给力!加开列车47趟满足旅客出行 2018-02-19
  • 走亲访友、短途旅行客流增加,山东迎来年后出行首个小高峰 2018-02-19
  • 交通实时:东莞境内多条高速公路车流量大 佛莞高速西行大石吓桥路段缓慢5公里 2018-02-19
  • 欢乐祥和庆新春 2018-02-19
  • 民勤:“村晚”演绎新生活 2018-02-19
  • 【黑苏】你丑我瞎 01

    你丑我瞎


    “38度。”黑眼镜啧了一声,把放在苏万头上的手拿开,伸到他腋下,把整个人往上一拎,扔在床上,命令道:“为师的手感不会有错的。睡。”

    桌子上亮着小台灯,一套语文试卷还摊在那,刚做到填空题,苏万把被子往上一掀,崩溃到:“你!以!为!我!不!想!睡!吗!”

    他鼻子不通,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一大声就觉得整个脑袋闷闷的疼,吸吸鼻子就想淌眼泪,难受的不行,又是初夏,热得要命却捂不住汗,根本没法睡觉。

    苏万这个人也是绝,因为他并不是多爱学习——这从他交的那几个不三不四的朋友就可见端倪——学习是他转移注意力、逃避痛苦的一种方式,在他们这个行当里面什么都缺,唯独怪人的版本一应俱全,然而用他...